中國寧波網首頁

搜索 郵箱 網站地圖
您當前的位置 : 中國寧波網 >> 理論 >> 茶座

樓濱正:今天你“裝”了嗎

http://www.cs66669.com    中國寧波網2023/09/11 09:27稿源:寧波日報

  樓濱正

  近日,從報上讀到一則頗為深刻的時評,題為《梁曉聲為啥“不想裝深刻了”》。文章從知名作家梁曉聲的“不想裝深刻”引申開來,談了評論寫作的“裝深刻”問題,提醒廣大評論作者:不要自以為深刻,而是要讓受眾公認深刻;不要裝深刻,而是要真深刻。讀罷,多有共鳴,故“狗尾續貂”,聊一聊“裝”的話題。

  “裝”,在漢語詞典里有多重釋義,如“包裹、行囊”“穿著的衣服”“修飾、打扮”“納入、貯藏”“安裝、包裝”和“假扮、假意做作”等。從語境上看,梁曉聲不想裝的“裝”,應該是指后者。也就是說,可理解為當事者違背真實想法、本來面目,刻意包裝、粉飾出一種新的狀態和表象,以達到影響受眾之目的。

  “裝深刻”現象,并非今之“特產”,古已有之。元代盛如梓所撰《庶齋老學叢談》,對彼時一些文人墨客身上的通病,有過尖銳批判——“今人作詩,多愛裝造言語”。以裝造言語的辦法作詩,聯系當下來注解,就是刻意模仿、矯揉造作,就是無病呻吟、假裝深刻。

  魯迅先生發表在1933年12月15日《申報月刊》上的《作文秘訣》一文,也談過類似話題。他指出,“作文好像偏偏并無秘訣,一些騙人的文人所謂的作文秘訣,不過是‘修辭’上的‘一要朦朧,二要難懂’,以‘變戲法的障眼的手巾’掩飾其內容之‘丑’”。進而強調,“如果要和文騙們‘反一調’,就得用‘白描’。但‘白描’卻沒有秘訣,如果說要有,也不過是和障眼法‘反一調’:有真意,去粉飾,少做作,勿賣弄而已”。

  “一要朦朧,二要難懂”,魯迅先生的點評,可謂入木三分。這種故弄高深的現象,在今天的某些領域有過之而無不及,大有“青出于藍而勝于藍”之勢。有人將之概括為,“××之美,在于使人一頭霧水”。這雖是調侃、戲謔之言,其中亦不乏夸張成分,卻與魯迅先生的點評有異曲同工之妙。且看如今有些登上大雅之堂的文章,洋洋灑灑、下筆千言,引經據典、排比對仗,“語不驚人誓不休”,讀來卻讓人如入云山霧海,不知所言何義,不知所往何處。還有的為了證明觀點的正確性,大段大段地摘抄文件和各種語錄,猶如禿子頭上的帽子,不戴不行。

  “裝深刻”畢竟不是“真深刻”,它不過是自以為是、人為制造的一種假象罷了。所謂“裝得了一時,裝不了一世”,指望用故弄玄虛、虛張聲勢來“征服”受眾,這是辦不到的。這無論是對作者而言,還是對編者而言,都是一種警示。自媒體時代,公眾有了更多的閱讀平臺和閱讀選擇,既然你不能“以誠相待”,又如何要求讀者“不離不棄”?

  杜甫有詩云,“文章千古事,得失寸心知”。意思是文學創作是關乎年代久遠的事情,但其創作中的成敗甘苦,唯有自己心里曉得。在人心浮躁、追求快節奏和“即時效應”的當下,要搞出一些影響久遠,能夠“壓箱底”的作品,的確不是件容易的事。尤其像新聞時評這樣的體裁,需要“應時而就,合時而作”,“該出手時快出手”,想要真深刻,難上加難,非得有相當的功力作支撐不可,這需要歷練,更需要積累。

  回頭再看梁曉聲的“不想裝深刻了”,無疑是一種難得的自我覺醒,也應成為廣泛共識和更多人的行為自覺。一個寫作者要想用好作品打動人,獲得讀者、社會的認可,不妨從“不裝”開始。改變現狀,有一味“靈丹妙藥”恐怕是不可或缺的,即魯迅先生的十二字箴言——有真意,去粉飾,少做作,勿賣弄。

編輯: 李磊明
 法治精神生存條件 不能缺少主張
去年,省委省政府經過10多年積極部署推進的寧波、舟山港一體化工作塵埃落定。寧波舟山港實現了實質性一... 詳細
習近平總書記2·19和4·19兩次重要講話,從黨和國家事業發展全局和戰略高度,科學回答了事關新聞輿論事業... 詳細
亚洲成a人片77777国产|国产乱人伦AV在线A麻豆|亚洲精品人成网线在播放|久久狼人大香伊蕉国产